国产偷拍99线观看

美女AV > 爆料 >

王路和他心爱的“小燕子”

2020-03-03 00:11:22

□晚报记者  李杨

reny1503148.jpg 

王力拿着《小燕子》获奖的证书。

reny1503147.jpg 

王路(后排左二)和他的家人、学生合影。

reny1503146.jpg 

王力在翻看老照片。

王路和妻子赵心潜育有一儿两女。为了更好地了解王路在黄石的生活,记者与他的小女儿赵华(原名王端华,后随母姓)取得了AV视频 。在与记者聊了半个多小时后,赵华说:“其实最了解我父亲的是我大姐王力。她长期与父亲生活在一起,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再问一下她。”

在赵华的建议下,记者拨通了王力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一个温暖的声音传了过来。当记者表明身份和年龄后,王力亲切地称呼记者为“小老乡”。

提起父亲王路创作的《小燕子》,王力很自豪,她说:“《小燕子》不仅当选为湖北省优秀名歌,还是黄石市的市歌。”

王力1943年出生于确山县,今年72岁,1950年前后和父亲一起居住在黄石。退休前,她是黄石市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大夫。如今,她又多了一个身份:老年大学学生。“父亲常说,要活到老学到老。”王力说。

孩子们是父亲的第一读者

提及《小燕子》,王力说:“《小燕子》是我们儿时回忆的一部分,对我们兄妹三人意义重大,每当旋律响起,泪水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父亲的教诲就会回荡在脑海中。”

回忆童年与父亲的生活点滴,王力娓娓道来。1954年,王力11岁,弟弟王端平8岁,妹妹赵华5岁。时年,王路任大冶师范语文教研组组长,母亲任黄石卫校校长。

母亲赵心潜平时工作繁忙,无暇照顾三个孩子。王力和弟弟跟着王路居住在大冶,赵华跟随母亲住在黄石。

平日里,王路喜欢创作,写小说、作诗,作品一出炉,就会念给王力和弟弟听。

“晚上吃完饭,爸爸念诗,我和弟弟在一旁背乘法口诀,听多了,我们自然也记住了。”王力说。

回忆父亲当时创作的场景,王力忍不住念起父亲创作的一首小诗:“小老鼠,爬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这首《小老鼠》连同《小燕子》,是王路1955年创作的组诗中的两首,姐弟俩是父亲的第一读者。

一家人是他心中的“小燕子”

1955年前后,王路创作了小说《刘大汉种瓜》,发表后,反响较好,还获了奖。王路用奖金买了一辆“飞鸽牌”自行车。这辆车成了一家人的交通工具。

1956年下半年,王力与弟弟王端平回到母亲身边,王路孤身一人留在大冶师范任教。三兄妹与父亲的相处变成了一周一次。“爸爸年轻时父母早逝,身边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他十分珍惜亲情。”王力说。

在王力看来,父亲每逢周六从大冶骑车赶回来时隔着窗户喊自己名字的场景是她毕生最难忘的。

当时,王力和弟弟、妹妹跟着母亲住在黄石卫校宿舍一楼,背靠马路,临近磁湖。每逢周末,兄妹三人就会待在家中等待那熟悉的车铃声,那是父亲回家的标志。

“一听到铃声,我们三兄妹就会一齐跑出去迎接。妹妹最小,爸爸总会抱起妹妹坐在前座上,弟弟坐后座,我就跟在车后跑。”王力回忆,这一路都是一家人的欢声笑语。

父亲爱讲故事。夏日的午后,太阳渐渐脱去炙热的外衣,傍晚,出来乘凉的人多了起来。洗完澡,父亲搬出竹床放在院子里的柳树下,开始讲故事,旁边围着王力三兄妹。“有时候父亲会在柳树下拉二胡、唱歌,卫校的小伙伴都会围过来。”王力回忆。

赵华回忆,父亲不仅慈祥,而且博学多才。在学问上,遇到不懂的问题,她就会向父亲请教。父亲“堂堂正正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的信念影响三兄妹一辈子。

上个世纪60年代,赵华还是黄棉纺织厂一名工人,工作上表现突出,年年被评为先进。后在电大进修企业管理,上个世纪80年代在某高校任教。王端平年轻时考入华西医学院(现四川大学),现在四川大学任教。

离群之“燕”是他一生的遗憾

对于赵华来说,有关“小燕子”的记忆,不单是暖心童年的一部分,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的酸甜苦辣。

《小燕子》的问世,在当时被认为是消磨斗志充满资产阶级情调的靡靡之音,从而遭到封杀。

1958年,王路被戴上右派的帽子,遣至湖北黄冈南湖农场劳动改造。“从风云之上打入泥潭之中”的转变,使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成员天各一方。

离家时,赵心潜去送行。王路为此写了一首诗:“别时送我过东郊,其奈春风似剪刀;但羡归来旧日燕,怡然衔草理新巢。”

彼时的王路,内心希望能早日与家人团聚,奈何已经身不由己。

王路走后,亲人很快受到牵连。先是赵心潜被打成“中右”,由黄石卫校校长降职为黄石五中一名普通教师,薪水从90多元/月降至76/月。接着,王端平在学校也遭受批判。

“妈妈因无法忍受多重批判的压力,无奈选择与爸爸离婚了。”赵华说。

3年改造完后,王路从黄州返回黄石。此时,赵华已经跟随母亲来到了铁山。回忆父亲当时回来的场景,赵华至今印象深刻,“那是一个冬天,父亲穿着一件黑灰色旧棉大衣,去铁山找母亲复婚,母亲没有答应。”赵华说,父亲是个很讲究形象的人,皮鞋、皮衣总是擦得锃亮,可这次,他身着粗布衣服,满面胡茬,很显沧桑,让人感觉心疼。

这次见面,王路带女儿吃了一顿饭,买了两包赵心潜最爱吃的甜点,然后离开。他离开时落寞的背影,深深地烙在孩子们的心里。

之后,王路辗转鄂州、黄冈多地教书。赵华17岁的时候,曾经趁着周末偷偷去看过父亲。

1966年,“文革”开始,赵心潜被同事陷害,回到河南确山。连续的动荡,给赵心潜造成巨大伤害。提起这些往事,王力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她痛苦地说:“就是这些人的陷害,才使得父亲妻离子散。”

“文革”期间,王路被下放到农村赶鸡赶鸭、放牛喂猪。拨乱反正之后,他调入湖北师范学院任教,与养女王榭一起生活,直至2000310日离世。

赵华说,《小燕子》这首歌给他们一家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灾难。在父亲眼里,赵华三兄妹和母亲赵心潜都是他最爱的“小燕子”,但命运的残酷,让这窝原本幸福快乐的小燕子纷飞离散。“文革”结束后,王路最大的愿望是与妻子破镜重圆,让一家人重新生活在一起,但直至去世,这一愿望都没有实现。

记者向赵华询问其母亲赵心潜的近况,赵华说:“母亲虽然已经94岁了,但身体很好,经常读书写字,像年轻时一样优雅。”彼时,窗外草木吐绿,小鸟在枝头欢快地鸣叫。

又一个春天来了。

本版图片均为《东楚晚报》友情提供

 

国产偷拍99线观看相关的文章推荐